金光佛高手坛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光佛高手坛 >
独家观察发力艺人经纪视频网站野心何在?
发布日期:2019-11-26 16:1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用人压力和经济效益的双重作用下,视频平台依托资本和平台资源,加速布局艺人经纪市场。

  随着用户审美水平提高,影视作品数量井喷,政策监管力度和内容要求水涨船高,影视剧市场经历着新的转折,相较于前几年头部明星“霸屏”的市场情形,越来越多的新面貌出现在观众视野中,影视造星成了一个普遍又典型的风口。

  而视频平台在其中的话语权更是日渐提升,近来,视频平台集体不断布局艺人经纪市场。在互联网平台的加持下,行业生态正在发生改变,以往单一的艺人产业链条正向着规模化、可持续化的方向发展。

  在互联网刚刚发展之时,视频网站只是单纯的内容传输通道,作为载体,将专业机构制作成型的影视作品传送到网络用户面前,通过用户活跃度实现变现。

  随着用户观看习惯的变化以及相关硬件技术的支持,视频平台逐渐成为越来越多人获取影视消费的主要渠道,平台也开始逐渐摆脱与内容制作方单纯的买卖内容关系,依托资本支持建立影视公司,出品、出品自制内容,自成一派进行更加庞大的布局。

  要完成一部影视作品的创作,作为主创团队重要部分的艺人是其中重要的环节。而在网生内容缺口日渐扩大的同时,能符合制片要求的艺人数量却没有随之丰富,由此造成了一线艺人的片酬和通告费居高不下,用人重复单调,某几个演员“霸屏”的现象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再加上观众的审美疲劳,市场对新人艺人的需求也越发旺盛。

  有数据显示,2018年,有2万多个演员出演了1000多个故事,国内在线亿元,泛娱乐领域市场规模呈爆发式增长,而新人带来的经济效益也没有让人失望,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预计在2022年达到1400亿元,尚未开发完全的市场红利驱动了艺人经纪产业的疯狂生长。

  在《偶像练习生》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从不为人知的练习生迅速成为代言费高达1200万的当红流量明星,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同时输送人才的麦锐娱乐因艺人的爆红拿到了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这类例子屡见不鲜。

  如此市场环境下,视频网站想要在艺人经纪这一市场上分一杯羹也就不难理解了。

  早期视频平台介入艺人经纪,以签约平台主播为主/最具代表性的艺人之一当属大鹏,他最初在搜狐视频做主持人,在2007年开始制播了以自己为主的脱口秀《大鹏嘚吧嘚》,后来又自编自导自演了迷你剧《屌丝男士》,成为短剧的经典之作,也为搜狐自制剧业务开了个良好的头。

  随着自制剧综业务的逐渐扩张,平台对艺人的需求越来越大,从数量到质量上都需要一个稳定的来源渠道,而自己培养的艺人受档期、片酬、番位等方面的限制小,为摆脱演员中心的制片模式,节约成本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视频制作方在拥有演员选择权之后,能够在更大程度上规避只有流量没有演技的尴尬选角问题。同时,由于艺人属于平台本身,经济收益相关,各方做出优质内容的意愿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稳定的合作关系既能留存忠实受众,又能形成长期的口碑效应。

  可以说,影视平台发力艺人经纪领域是提高平台话语权、打造全产业链的必然选择。

  爱奇艺在2015年8月成立果然娱乐,签约艺人超过50位,其中包括《偶像练习生》选手小鬼、朱星杰,《中国有嘻哈》选手VAVA等,爱奇艺甚至还专门为NPC、UNINE两个男团的运营成立了爱豆世纪与爱豆青春。

  2017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中首次提出针对演员业务的“天鹅计划”,以及联合“天池表演工坊”共同打造“爱奇艺天鹅明星训练营”,近期刚刚播出的定制网剧《恋恋江湖》主演姜贞羽、杨仕泽、徐凯鑫、李嘉豪,均为 “天鹅计划”第二期学员。

  今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又率先发布针对艺人经纪生态培养的“猕猴桃经纪计划”,向行业展示了爱奇艺基于在线互联网娱乐平台属性打造的艺人经纪新生态。

  在挖掘新人方面,爱奇艺与全国数十所专业院校合作启动校园招募,同时联合众多业内伙伴通过自制选秀节目吸纳人才,与专业MCN机构合作挖掘高流量的素人网红,通过全方位、多面向的渠道培养和输送新人。

  腾讯在2015年成立企鹅影业,在发展网络剧和电影投资的同时,大力发展艺人经纪,三大核心业务齐头并进。

  《陈情令》中饰演蓝涣的刘海宽、在《全职高手》中饰演唐柔的李沐宸,就曾是企鹅影视签约艺人,出演过多部自制剧。2016年,腾讯又与扑度娱乐合作挖掘与打造艺人,扑度娱乐的两名新人参演了腾讯影业的新剧《我们的西南联大》。

  优酷方面,前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俞永福在2017年的“大文娱”业务整合方案中就提到成立一人公司,之后优酷成立酷漾娱乐,签约20余位年轻艺人,为优酷及阿里影业双方提供人才。

  优酷在艺人质量上也有把关。许多艺人都来源于阿里旗下内部,主持人、演员、偶像男团等均有培养,更签约了“这就是”系列节目的众多热门选手。同时,优酷与上海戏剧学院建立合作关系,成立了“优酷优选班”和阿里电影学院,阶段性培训艺人。

  搜狐在网剧市场上一度处于领跑地位,白敬亭、张若昀、韩东君等人也通过爆款自制剧出圈爆红,之后搜狐也开始涉足到艺人经纪领域,通过自家的校花大赛、校草大赛不断选拔新人,试图打造“选秀+艺人经纪、视频平台、媒体分发”的商业闭环,《无心法师2》《刺客列传2》等数量众多的自制剧为平台带来不少流量。

  芒果TV和B站这样处于上升势头的视频平台没有落下这一风口,签约新人演员以及独家UP主的业务延伸今年也被公众所知。乐视之前也在艺人经纪领域有所探索,成立了乐漾影视,培养出了盛一伦等知名艺人。

  但这样单签一家平台的模式产生的问题也是明显的,其中最关键的在于“排他”。

  许多艺人是凭借爆款剧剧一夜成名的,而不是视频网站直系艺人的不在少数,成名之后的“保鲜时效”也并不能保证,前期培养和后期盈利之间难免产生纠纷。

  2018年成团爆红的火箭少女101就曾经历“风波”,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三人及其原属经纪公司发布联合“声明”,单方宣布与火箭少女运营公司周天公司终止合作,成为对平台经纪模式提出质疑、进行反击的热点事件。

  排他性的另一方面限制了制作方的选择权,虽然在自制剧综上,自家艺人能够提供基本的选角条件,但对于其他平台的优秀艺人,合作就会有更多障碍,而对于自己无法内部消化的艺人,更是限制了艺人对曝光资源的获取。

  艺人能否成名是个难以模式化的过程,即使是掌控着生产平台,也不能保证“造星”一定能成功。资本强行捧人,并不一定会被观众买单。尤其在影视演员上,艺人本身实力不能胜任角色,生硬造星甚至可能会让观众产生逆反态度。

  《破冰行动》本是一部口碑收视俱佳的作品,但其中扮演主要女性角色的李墨之因人设奇葩、戏份冗长已经饱受诟病,而其爱奇艺旗下艺人的身份更是使得她名声欠佳。

  另外,视频平台的剧综数量越来越多,但马太效应却十分明显,对于难以出圈的节目,即使是平台力捧新人,也不一定能产生多大效果,而大制作、大IP的产品中,如果不能依靠实力或颜值吸引到观众,同样也是无用功。

  在社交平台和各种互动平台尚未成型之前,艺人与粉丝接触的最直接也是最主要途径就是作品本身。但在多屏时代,剧综作品往往能够与其他环节勾连形成闭环,通过短视频、直播、vlog、微综艺、衍生产品、采访等多种渠道提高艺人曝光度,实现造星计划。

  在粉丝经济前景看好的市场环境下,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王晓晖曾分析说,“互联网造星的实质是‘全民制作人驱动’。”从剧综及衍生产品到艺人本身,视频平台需要有能力将粉丝的购买力和注意力变现。

  各大视频平台也开始纷纷发力粉丝经纪领域,爱奇艺泡泡、优酷的星球、腾讯的doki,这几个粉丝社群产品在造星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越发明显。

  而在社群运营更加重要的趋势下,各家平台更是不断拓宽产业布局,爱奇艺打造宣发方式闭环,优酷推出“一站式宣发”理念,从团队搭建、内容制作到社群宣发、艺人产品运营,各个环节分别发力,形成更加完善的闭合链条。

  而从优爱腾联合倡议限制片酬,到集体抵制演员撕番,视频平台布局艺人经纪领域的野心似乎不止掌控艺人话语权,跳出单一平台之后,互联网时代的新型经纪生态或许正在成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